<output id="66661"><tr id="66661"></tr></output>
    1. <input id="66661"><ol id="66661"></ol></input>
      <output id="66661"></output>

        English 葡萄酒資訊網

        尋覓生命中的那款滋味

        2015-10-21 16:43 來源 : 中國經營報 作者 : 胡巧靜

          當我在還不懂喝酒的年紀時,就曾看到過一段關于描寫喝酒的話:“當烈酒入喉時,身體有一種破裂的聲音,仿佛絕望的歌唱。”后來當我開始嘗試喝酒時就總會想起這句話,不免也會問自己:“如果喝酒會讓人那么絕望,那人為什么要喝酒呢?”

          酒,在品酒師眼里分太多種,這些分類太過生硬沒有情趣。而在古時文人騷客的眼里,酒分助興酒、消愁酒、離別酒、重逢酒、喜酒、哀酒……總之,酒的分類是看心情看場合,而一切的分類無非也只是給想喝酒找一個無法不喝的借口罷了,卻也讓這幫文化人弄得騷情愜意了許多。

          寫了很多部與酒相關的電影,卻把自己最早看到的一部關于喝酒的電影放在了后面寫,是因為每一次思考,都發現自己對電影里“為什么喝酒”這個問題的理解有所不同。

          早些年還在讀書時,看這部電影的理解是:這是即將告別單身的中年男人們的最后瘋狂。后來再看這電影時,感覺這應該是一部兩個中年男人宣泄失意的電影。再后來看這部電影時,覺得這其實是一部關于“妥協”的電影,擰把了大半輩子,在一場短暫的旅行中,性、愛、人生、回憶、失意……在旅行中一起發酵后,憋悶在心中的那股如沼氣般的有毒物質,終于在酒的助燃下噴發出來,最終,故事中的男人終于向自己妥協,也向生活妥協,而妥協后才發現整個世界都和平了!

          邁爾斯的葡萄酒之旅

          大家應該猜到是哪部電影了吧?沒錯,就是《杯酒人生》,這是一個關于“妥協”的故事。然而,這里的“妥協”并不是一個貶義詞,尤其是在生活里。與自己握手言和,讓自己活得輕松一些,拋開陰郁,開始新的生活,又有什么不好呢?

          電影幾乎一夜成名,我想這應該是因為在2004年金球獎上的大放異彩。導演是個編劇出身的獨立電影人,這也是一部典型的低成本電影,看過的就知道電影沒什么特別需要花錢的地方。然而,一個經得起反復琢磨的劇本,一幫演技精湛的演員,竟然天衣無縫地磨合出這部偉大的片子。

          主人公邁爾斯和杰克是老朋友了。看著杰克即將踏入婚姻殿堂,邁爾斯更加感嘆起自己失敗的生活:婚姻失敗、作家夢遙不可及、干著無聊枯燥的職業、不再年輕的歲數……

          我想邁爾斯心里應該一直想不明白:自己糟糕人生中的這一切,都是自己這些年來一直跟自己擰巴的結果?還是因為這些失意,自己才變得更擰巴?總之,人們當心中積郁太多想不明白的事時,總需要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,去想明白點什么。于是他拉上好朋友杰克,以告慰杰克將要結束單身生活為由來一場葡萄酒之旅。

           一輛車,兩個各懷鬼胎的中年男人,一后備箱的美酒——就這樣開始了一個星期的婚前旅行。因為電影中的邁爾斯愛酒又懂酒,所以他們沿著布滿葡萄園的公路悠悠地往北開。想想都是一場“色香味”俱全的旅行!

          故事沒有明顯的高潮,整部片子像配樂一樣,平淡中只是帶上了一點點的幽默。幽默中又透著一點點傷感,傷感中又穿插著一點點色情。總會讓人邊看邊想,導演究竟試圖告訴我們?又或者說導演試圖向我們描述什么?

          導演選擇的劇情設定里,男主角不是高富帥,只是一個生活中常見的普通中年男人。也許正是因為生活中的邁爾斯是如此的多,才讓電影如此打動人心。幾乎每個人都能在他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。而每個看電影的人似乎也都在想:當經歷自己的失意而擰巴時,自己又是怎么走出了自己的世界,怎么學著去接受其他人?

          那么這樣的故事似乎總需要一個頑強的朋友做陪襯。因為好朋友存在的意義,就是總想盡一切辦法將你從生活的泥濘中拖出來。故事中也是這么安排的!

           在踏上旅途的那一刻開始,杰克就盡力想把邁爾斯拖出生活的陰影。電影里的杰克是濫情的,但這只是他選擇的一種能讓自己快樂的生活方式。我們不知道他太多的故事,所以我們不去評論他的生活方式。就像他在水牛餐廳門口跟邁爾斯說的那句話:There have something I have to do and you don’t understand. You understand literature, movie and wine, but you don’t understand my plan。

          兩年以來邁爾斯一直珍藏著對維多利亞的感情,就像他酒柜里面珍藏的那支Chavel Blanc 1961。他以為自己就像是釀造Pinot所需要的葡萄的植樹人,在細心等待葡萄的成熟,然后將它們釀成醇厚芳香的Pinot。然而生活并不是這樣。就像玩字謎游戲一樣,填一個空格的時候你得考慮旁邊的空格。無論你自以為在做一件你多么值得的事情,歸根究底你得向生活妥協。

          那么是誰說的來著:人生如酒!就像影片中男主與Maya的關于為什么喜歡黑皮諾這種葡萄品種的對話一樣:

          Maya: Why are you so into Pinot Noir. I mean, it’s like a thing with you.(你為什么那么著迷Pinot Noir,就跟你的癖好一樣。)

          邁爾斯:我也不知道,它是一種很難種植的葡萄,你知道嗎?它的皮很薄,非常敏感,而且早熟。它不像cabernet那種黑葡萄一樣易于生長,可以在任何地方生長,而且即使是被忽視的時候也能茁壯成長。Pinot Noir 需要不斷的照料和關注,它只生長在這個世界上那些隱蔽的、特別的角落里面,也只有葡萄農用最大的耐心和培育才能讓它生長。只有肯花時間去了解Pinot Noir 的人才能理解它的潛質,才能感覺到它所有的表情,我的意思是說味道。它是這個世界上味道最綿長(haunting)、最奪目(brilliant)、最精致(subtle)、最古老(ancient)的東西。我是說紅葡萄酒也可以很有勁,但是相比較而言,cabernet就俗氣了。你呢?

          沒錯,當你鐘情于一種葡萄酒時,就如同鐘情于一種類型的女人,在你眼里她所有的缺點都是優點,而其他類型的就都那么俗不可耐。

          嬌生慣養的葡萄酒公主

          我們就來了解一下邁爾斯鐘情的黑皮諾吧!

          這種從小就有公主病的葡萄品種被酒界稱為葡萄品種中的“皇后”。年輕時就像清美高雅的公主,帶著新鮮草莓、黑櫻桃的香氣。隨著慢慢成熟后開始展現出復雜的蘑菇、奶油、礦物質甚至還會有動物皮毛的味道。它源自于法國,它的老家就是法國的勃艮第,而這個地區也是因為用黑皮諾所釀造的葡萄酒而世界聞名的。當然,在近二十年間德國的萊茵黑森、阿爾地區的黑皮諾的表現越來越優越,也有新世界(18.26, -2.03, -10.00%)地區如美國的俄勒岡州,新西蘭的馬爾堡、馬丁堡,澳大利亞的雅拉谷等產區出產高品質黑品諾葡萄酒。

          如電影中邁爾斯所說那樣,黑皮諾這種葡萄品種實在是很難種植。它對氣候、土壤、地形有著嚴格要求,實在是嬌生慣養。溫度高會使它成熟過快沒有滋味,成長期雨多容易使它腐爛,只有涼爽的坡地最適合。并且它的產量很小而且早熟,果皮也像女孩子鮮嫩的皮膚一樣薄,采摘時一不注意就會將果皮弄破。所以說只追求經濟效益的果農最恨種它了。

          沒有一日養成的公主——嬌生慣養、“情緒”十分不穩定的黑皮諾,從種植到采摘再到釀造都需要人們花費更多的精力去關愛。因此,成功釀造出來的葡萄酒也定會有大家之氣的淑女風范。也許正是它的這種對生活環境的挑剔,才注定了它對釀造工藝的更高要求,從而也造就了它口感及酒體的精細。

          也正是因為它這種難侍候的性格,釀造出的佳釀才讓人們覺得那么難得。困此,擁有夢幻般神奇魅力的黑皮諾不知勾走了多少愛酒人的魂魄,使不少人為品其滋味不惜花費昂貴的代價。比如說一瓶不差年份的La Romanee-Conti(羅曼尼康帝)到中國差不多要五萬元人民幣起,而且限量供應——有錢還不見得買得到。

          《杯酒人生》電影里出現的幾款酒也都是用黑皮諾來釀造的,如:Highliner(Pinot Noir)、Richebourg(Burgundy),還有電影里給了一個特寫鏡頭的Whit Craft酒廠2001(Pinot Noir),不知道是不是酒莊給了電影贊助?最值得一提的是電影一開始第一瓶亮相的酒——1992年的Byron(Pinot)香檳。邁爾斯和杰克出發后,邁爾斯讓杰克查看一下車里帶的酒。杰克不了解葡萄酒,一聽說這瓶Byron酒園1992年的起泡酒是邁爾斯收藏,屬于珍稀酒時,不顧酒尚未冷卻至適當溫度便迫不及待地打開了它。這款1992年的起泡酒已經有十一個年頭了,用100%黑皮諾葡萄加上以法國香檳法釀的起泡酒,從年份到工藝都具有陳年潛質。還因為Byron酒園后來不釀起泡酒了,所以這酒變得格外珍稀。

          大多數黑皮諾需在三至五年內享受,上好的黑皮諾則會使用橡木桶熟成,擁有數十年的陳年潛力。黑皮諾是細致優雅派葡萄酒的代表品種,那種永遠充滿濃郁的果香,及淡淡的色澤和輕盈的口感,很適合亞洲人的口味,與中國菜也很搭。

          不完美的完美

          故事里當邁爾斯說完了自己為什么喜歡黑皮諾時,也問了Maya:你為什么對葡萄酒那么感興趣。其實Maya的回答也正道出了葡萄酒的迷人之處。

          自己與前夫的感情經歷,又或者說前夫一生的經歷,總是讓她聯想到一瓶酒的一生,想到它是個有生命的東西,也就不免總會想到,葡萄生長的那一年里都發生了什么?陽光是如何灑滿大地?而下雨的話,又會是什么樣子?人們又是怎么照顧那些葡萄和采摘的?如果是一瓶陳酒,那么已經有多少照顧過那些葡萄的人死去?酒是如何不斷生長變化的,就好比今天如果打開了一瓶酒,它的味道一定和其他任何一天打開的時候有所不同,因為酒是有生命的,而且它在不斷地變化,并變得更加復雜。直至它達到巔峰狀態,然后就開始了它穩定的衰老過程,就像人的一生,就像邁爾斯一直收藏的1961年白馬莊一樣……

          說到1961年的白馬莊,在電影里是邁爾斯的珍藏,一直舍不得開啟。在劉德華和鄭秀文演的電影《龍鳳斗》里,他們倆到酒鋪里偷到的那一瓶天價酒也正是1961年的Cheval Blanc(就是白馬莊)。這款來自法國圣愛美隆產區的一級莊,其實是與拉菲等齊名的酒。

          白馬莊這名字的來源有幾個版本的故事,但正經來由雖然沒有故事里演繹的那么有意思,但也是歷史悠久了。此地屬飛卓莊時并非大面積種植葡萄,而是用作飛卓莊養馬的地方,后出售并大面積種植葡萄成為酒莊后,正式取名為白馬莊。無論如何,白馬莊的出身與飛卓莊都有著同根的歷史淵源。白馬莊是圣埃米倫區同一家族擁有最長時間的酒莊。

          白馬酒莊占地41公頃,葡萄園的土壤比較多樣,有碎石、砂石和黏土。所有這些土壤下面都是堅硬的沉積巖(crasse de fer)。園內主要種植的葡萄品種為54%品麗珠、42%梅洛、1%馬爾貝克及3%赤霞珠。葡萄樹平均樹齡40年以上。其中品麗珠葡萄品種種植面積最大,這種極優雅的葡萄賦予白馬莊酒無可比擬的芳香和口感。它強勁的單寧酸與梅洛葡萄(42%)醇和的果香合得很好。收獲時節,葡萄酒要平均連皮浸泡3周,然后再倒出來。正牌酒要全部在新的橡木桶藏釀18個月,并且用最傳統的沉淀澄清方式,酒是不經過過濾的。副牌酒小白馬(Petit Cheval)則在50%新的橡木桶藏釀12個月。

          其實早期的白馬莊并不很出名,Jean Laussac接管后花了不少心血:他把該園全部種上葡萄樹,精心管理。后來在1862年倫敦大賽和1878年在巴黎大賽中獲獎,從此酒莊的名聲越來越大。后來再到19世紀末1893、1899和1900幾個非常引人注目的經典年份開始,白馬的光芒就再也掩蓋不住了。

          許多酒評家都說:白馬莊年輕時清雅、和順、自然,陳年后反而有力,濃郁且復雜。或許這就是皮埃爾·勒頓(Pierre Lurton)和范·萊文(Kees Van Leeuwen)領導的管理組管理莊園的完美原理。葡萄酒如一個女人的一生,從年輕的清雅,到中年的婉約,再到陳年后的閱力。因此,白馬莊雖然不是葡萄酒中最貴的,卻也是最有味道的一款。而它最大的特點就是無論年輕時還是陳年時,都各有風韻。有時我們遇到一款酒太早或太晚都會錯過酒的盛年。而對于白馬莊來說,你只會怪自己遇到它太少太少,因為它每個階段都那么美,因而每次相遇都是最美的時光。

          影片中邁爾斯收藏的1961年雖然不是白馬最完美的年份,對于波爾多整片土地來說,卻是20世紀以來最偉大優秀的一年。一向表現卓越的白馬1961年也被世界酒評家們稱為罕有的年份。邁爾斯珍藏著它自然是懂它的美好,然而邁爾斯開始卻沒真正懂得它。

          遇到白馬這一款好酒如同遇到一個心儀的女人,永遠不要等,不要等那個你所謂的最完美的時機再開始。那段注定要發生的愛,如何開始、何時開始、結果又會如何似乎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你開始了。所以直到片中結尾時他才飲用,不過這位專業人士在快餐廳獨自偷歡用的卻只能是紙杯,這時邁爾斯才真正領悟到:當你打開它品嘗時,這已經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了。也是直到這一刻,他也終于與擰巴了那么多年的自己握手言和了,當酒的芳香配著漢堡的香氣一起入口時,終于懂得人生沒有那么多必須!那些硬生生的規則無非是自己給自己結下的網,層層都是禁錮住的都是那個“初衷”。

          影片中,邁爾斯在Burger King里面喝著那支白馬莊 1961時臉上洋溢著微笑和滿足感,那時的他想必是輕松且快樂的,而這一段人生的哲學究竟是葡萄酒的美好讓他懂得體會,還是這一段人生的失意讓他更懂得了這一支偉大的酒,我們也不得而知。當然無論怎樣,我們終究會明白,人生有太多的事情,無論我們開始如何設想完美的情節,生活有時往往是向著最意想不到的方向在走。然而,這又有什么不好?畢竟一眼望到頭的生活,如一杯裝瓶就已經死去的酒,沒了懸念也就沒了期盼。

            推薦美文

            老司机影院最新发布的地址